北京信息科技大学——财务处
首 页   |   部门简介   |   工作动态   |   政策法规   |   党建工作   |   关工委   |   夕阳风采   |   养生保健
离退休支部书记们:退休不褪色 枝叶总关情
发布日期:2017-04-26
        

    早晨,刘景怀穿过沙河的集市,挤上了公共汽车,春风混杂着泥土和汽油的气息在鼻尖萦绕……

退休不褪色

  刘景怀祖上是南口农民,50多年前到部队穿上了军装,后来又随部队集体转业到了老十九院(清河校区的前身),在学校管过学生,干过党务。20年前退休后开始担任清河校区离退休二支部书记,至今已经连任三届。从清河校区搬家到沙河有一段时间了,一来远了,二来年纪确实大了,曾想着卸任,可老同志们都挽留:景怀,你不干不行啊。”79岁的老支委刘兴治拉着他的手:景怀,有什么事情以后找我,房子卖了到我家吃饭去。刘景怀性子急,心却软,架不住老同志们央求继续连任,却挨了老伴的唠叨:你说,你都70多了,怎么又去当支部书记,给你涨工资了?一把年纪了你说你这是干嘛呀?他嘴上也这么叨叨过,可还架不住自己想往学校跑,参加支部活动的念头。

  公共汽车摇摇晃晃到了西三旗,西三旗是北边著名的堵点。腿站的酸麻,他环顾四周,然而并没有人下车,也没人让座。他宽慰自己,年轻人都着急上班,我反正没事。车走走停停,7点出发,到学校都快9点了。初春的校园柳树刚刚吐了些许绿,他喜欢看孩子们在校园里欢蹦乱跳,读书学习。在清河校区住了一辈子才搬到沙河,从周边全是菜地到房子一点点建起、道路一尺尺拓宽,他眼见着学校的成长,哪棵树是什么时候种的,哪栋楼是什么时候盖得都清清楚楚。这里有他的老房子、老朋友,还有他起起伏伏的人生回忆。来到清河校区南区的家委会,这里是梁舒惠的办公地点,也是清河校区离退休老同志经常举行活动的地方。梁舒惠是刘景怀认识了几十年的老朋友,和他一样,也热心肠的老教师,退休前一直在离退办工作。梁淑惠唯一的女儿在澳大利亚,结婚生孩子她都没怎么管,反而把老伴派出了国照顾女儿。自己在国内成了裸官”——离退休党委委员兼退休一支部的支部书记,也是学校家委会、关工委的骨干成员。

  刘景怀、梁舒惠加上75岁的王国华,他们在清河校区住了一辈子,也工作了一辈子,三个支部书记非常热心负责,三会一课的张罗安排,离退休党委布置的任务,肯定碰头互相商量,一丝不苟、保质保量地完成。党支部书记要具备责任意识、表率意识、关心意识、奉献精神。即便退休了也一样!刘景怀一边扶着眼镜一边捻动他的老文件夹告诉大家。

夕阳更生辉

  老文件夹有些年头了,里面有他用圆珠笔抄写的各种各样的材料——修养身心的、三会一课的、两学一做……厚厚的一沓材料记载着刘景怀的摸索——年纪大了、眼睛花了,还不会用电脑,所有的稿件都是他戴着老花镜一点点摸索着写出的:人老了就是怕自己跟不上时代,更怕自己被时代遗忘,所以更要学习跟上形势。”“两学一做学习教育中,支部所在的老同志们也和学校的年轻人一样,认真学习党章、党规,学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积极做合格党员……他们分外珍惜两学一做的学习机会,每次学习前,支部书记们都得先学把重点挑出来归纳、提炼,提前学,领会要义,然后再带领大家学习。老同志们有的在校外,有的生病行动不便,聚在一起不容易,所以一起学习效率必须高,不能流于形式。刘景怀说。

  刘景怀、梁舒惠、王国华都是校关工委骨干成员。花影掩映下的小营校区一教101是关工委值班室。他们与其他10多位老同志一起,轮流每个周三下午2点至430半在这里值班。开会的前一天,梁舒惠是踩着12点的星光回家的,打开家门往老沙发上一坐,她松了口气。习惯性地打开手机,小慧发的短信又展现在眼前:谢谢您梁妈妈,我会好好度过这个坎的。小慧是个心气强的孩子,心心念念考清华,今年考研失利后,好强的她在厕所把书本全部撕了。家里妈妈啥都不知道,她找到梁舒惠眼泪水哗哗地流,纸巾丢满了一个纸篓。俩人谈了一下午。天摸黑时,梁舒惠又从关工委办公室出来追到宿舍,一直谈到夜里1136分。看着孩子擦干泪水,点头承诺好好对待生活,勇敢面对未来。她才放心,深一脚浅一脚踩着星光回到自己的老房子。不光是梁舒惠,清河校区三个退休党支部和学校研究生、公管传媒学院的学生党支部们结对子开展“1+1”牵手共建活动,大家常和孩子们在一起回忆往昔,畅谈未来。有时候孩子们不愿意和家长、老师、同学们说的话,都会找到老同志们。也许把我们当作一个可倾诉又能给他们提供人生指导的陌生人,我们也乐于当这样的陌生人。都是孩子,我们的孙子辈,关心爱护下一代是我们党支部应该做的,也是一名合格的老党员义不容辞的……”梁舒惠说。

  党支部除了关心帮助孩子们,还积极做学校和老同志之间的桥梁。老房老设备欠修,部队食堂排放油烟,取暖问题等等,凡是老同志们反映的问题。党支部必定尽心尽责地向学校反映,能解决的上下联络沟通解决。不能解决的,耐心做好老同志思想工作。人们习惯用船到码头,车到站形容老同志退休,但是在清河校区退休支部看不到这种现象。我们这些老同志们都愿意发挥余热,知易行难,两学一做,关键还是在,退休了你也是党员,怎么才能做合格党员是每一位退休老同志都应该思考的问题。刘景怀说。

 

                       

                      

清河校区离退休党支部和公管传媒学院学生党支部开展共享支部建设经验深入推进两学一做’”主题座谈会

枝叶总关情

  清河校区南区住的都是早年部队一起转业的老同志们,这几层的小楼有着梁舒惠的青春回忆——她十三四岁到这里当兵,学医学知识,和大家一起下乡到五七干校军医训练队,为农民朋友们做手术,当时医疗条件很差,棚子一搭就是手术室。穿着阔腿裤子,吃饭就在田边蹲着……现在条件好多了,在过去想也不敢想。梁舒惠说。三十多年光阴倏忽而过。转眼她也从学校离退办退休近10年了,可用了十几年的老电话号码簿还保存着,党费收缴表格,整整齐齐地码在一起。多年都习惯于为老同志服务,退休了这个习惯仍然没改变。梁舒惠记不得自己多少次迈着老寒腿踩着雪这栋楼那栋楼、上上下下地川梭着收党费,谁都腰不好,谁的腿不好,谁卧床了……她心里都有数。为老同志服务不仅仅是习惯,还有对多年老街坊老同事的知根知底、相濡以沫的情谊。那次,听说张春茂老师病了,在清河住院也不知道在哪个医院,她就着急了,骑着三轮车带着支部委员孙红喜,一路飞奔到清河,打听了两个医院才找到住院的老人。

  刘景怀急性子爱较真,谁也不能给他委屈。可退休了当选离退休党委委员、支部书记后,却受了不少气,哭了好几次。有时候气得直跳脚,心里骂人家老糊涂了,冷静下来一边宽慰自己:身体好的时候谁不是现在这个状况,这都是病拿得,都老了,四不清……”人越老感情越丰富,老朋友走时,再难也要去送送,但去一次殡仪馆难过一次。

  刘景怀、王国华、梁舒惠常回忆年轻时候。他们记得,60年代当兵,一身绿军装曾让他们几天几夜睡不着觉……她记得,那年好不容易被推荐上工农兵大学,她却毫不犹豫地把名额让给了困难的同志……干了一辈子党务工作,退下来后不自觉地嘴上还挂着当时的言语习惯,不知道的小年轻说他们端架子。理解的知道这是他们这一辈人的习惯和心中的情节。

  刘景怀说:清河校区退休党支部的老同志党性觉悟都很高。一支部书记王国华挂着尿袋还惦记着支部的事情,58年党龄的刘兴治连续做了两届的支委,自己和老伴都得了癌症,但仍坚持来支部学习……还有史老师、韩老师病病歪歪的也赶着参加支部活动……” 刘景怀、梁舒惠、王国华自豪于三个退休支部的工作:支部活动规范健全,三会一课,虽说是老同志,但是丝毫没有因为身体等原因缺少一项!组织捐款献爱心的工作,三个离退休党支部的老同志们捐款时你100,我300,一下子就捐3000多!认真开展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心得体会总共交67篇,好多老师都80岁了仍坚持学习写心得体会……工作中大家尽心尽力为老同志服务,思想上政治上时刻与中央保持一致。

支部工作做得好,这些都源于情谊,老同志对老同志的情谊,老同志对学校的情谊,老同志对党的情谊。学校党委从生活上照顾、从情感上关怀离退休老同志,让我们老有所养、老有所得,我们也应该不忘初心,老有所为,积极发挥余热,为学校的五个环境建设作贡献,为学校的转型发展作贡献。三位支部书记说。

                                                           (供稿:党委宣传部)